第1章 初识程昱东

小说: 男主名叫柴三白 作者: 谌二十四 字数:2992

  大概自己能被父亲允许上高中这件事还在刺激着柴策18岁的脑细胞,他看着小县城里唯一一所重点高中门口贴着的那张百人榜竟然没有忍住泪腺哭了起来。

  “卧槽!三白你咋哭得梨花带雨的!艹!真娘们儿!”身后一只大手拍上柴策的肩膀,原本就偏瘦弱的身板儿受到强有力的冲击不由自主的趔趄一下。

  “滚蛋吧!你丫的才哭了!”柴策略带嫌弃的伸出拇指和食指夹起那只手的虎口处从肩膀上甩下来,然后难受地拍着刚刚被碰到的地方。“六子你也考上了吧。”

  被称作六子的大男孩嘿嘿一笑,挠着头指向红纸大榜最后一个名字,略带傻气的笑着说:“喏!最后一个,搂住个底儿。”

  (搂底儿:在队伍或者排序的最后一个)

  柴策“嗤”一声,扫了一眼大榜上的最后一个名字“刘明远”,不错,哥几个还在一所学校。柴策抬手捅了一下六子的后背说:“东子是不是说哥这次能考上就请哥儿几个胡吃海塞去来着?”

  “嘿!三白你还记得挺清楚哈?”六子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柴策,饱含深意。

  “那是!这顿饭是哥哥中考的唯一动力懂不!”柴策正气凛然的对上六子的视线。

  “艹!东哥你来啦!”

  柴策闻声速度推开六子,挂起标准的八颗牙微笑抬头、转身、提气,含情脉脉的说:“东子你知道的,你是我唯一向前的动力!”声音悠扬、感情深厚、吐字清晰。

  “噗哈哈哈!三白你丫个撒比!明个中午华府酒楼别忘喽!”六子趁机躲过柴策的视线迅速跑到马路的另一边大声笑道。

  发现自己被耍了,柴策冲六子逃跑的方向竖起一根中指,朝着路中央吐了一口痰,不疼不痒的笑骂了一句“个小兔崽子”。

  柴策今年十八,同年纪的亲戚家小孩都已经是准大学生了。用他家老子的话说,那几年忙着搞女人忘了家里还有个半大小子要上学,结果耽误了几年,不过影响不大,他老子有钱就算再多养他几年也不是养不起。

  柴策浑浑噩噩在街上晃荡,他老子说今儿个要带女人回家里住一宿,让他别回家捣乱,结果他现在就得在外面凑合一夜了。

  柴策心里冷哼一声,什么怕捣乱,他家老子快四十了,不年轻了也不帅气了,上次带回家一个女大学生,结果看到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喝水的柴策就挪不开眼神了,那眼神勾的柴策他老子瞬间就黑了脸。也就是那一天起,他家老子不把他当儿子了,而是搞女人的竞争对手。

  什么啊,柴策心想,当初他老子在南方混日子时候一不小心给那个不知道叫啥的女人留下了种,结果被人追到了东北非要认祖归宗。柴策自暴自弃的用石头砸向对面商场橱窗里面那个和他老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青年,长得白、生得俊、桃花眼……还不就是小白脸儿,凭着这张脸骗女人的钱。当初刚来到这里时还有几家阿姨奶奶念他眉清目秀就像电视上的人儿似的,可当他们渐渐清楚柴家的祖上三代都是淮南有名的拆白党之后,这些赞美就越来越像讽刺和嘲笑了。

  也好,柴策在通宵电影院门口买了一张票之后坐在最后一排眯着眼盯住来来往往的观众,他对女人没感觉,但是看到长得比自己好看的男人总是不由自主的多看两眼。程昱东是他第一次被老子赶出来时候认识的,当时他刚好游荡在那所高中门口,一个衣着整齐带着金框眼镜留着毛茸茸的寸头的男孩儿正在看一张红色的百人榜,男孩儿皱着眉头咬指甲,似乎对上面的名次不甚满意。

  “嘿!同学!有火儿没?”柴策本来以为这种脸上写着“我是好学生”的男孩儿看到他这副叼着烟的社会青年的样子会一言不发的吓跑,结果让他没有意料到的是那男孩儿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金属外壳的小打火机瞅都没瞅他一眼就扔了过去。

  柴策给自己点了火,看着面前眉头紧锁的男孩顿时觉得这小子还真挺好玩儿。就跟着他一起看百人榜,袅袅的烟香在两人面前绕着圈儿的飘。男孩儿终于忍不住转过头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径直走开了。

  柴策霎时间觉得自己十分没有面子,这男孩儿分明是比自己年纪小还是个“乖宝宝”类型的,怎么能这么高冷?

  “喂!打火机!”柴策小跑跟上男孩儿的脚步举着打火机在人家面前晃来晃去,男孩这次索性连看都不看了,目不转睛的往前走。柴策不死心,继续喋喋不休“喂!你是中考的吧?”“……”

  “喂!你是不是没考上啊?”

  “……”

  “喂!你家挺有钱吧?”

  “……”

  “喂!你这是要回家?”

  “……”

  “喂!你叫啥?”

  “程昱东”

  “啥?”柴策愣了一下,刚才那男孩儿是不是说了一句话?“程昱东”?

  “我说我叫程昱东,你真磨叽。”嫌弃柴策墨迹的男孩儿白了他一眼,继续沉默的往前走。

  忽视男孩儿明显的厌恶之情,柴策继续喋喋不休“喂!我叫柴策,你叫我三白就行,那啥,明年我也中考,嘿嘿,你肯定是学习特好的那种吧。”

  在柴策没完没了的自说自话中,男孩儿终于忍不住了,柴策神采奕奕的眼神让男孩有一种自己正在一丝不挂暴露在人面前的错觉,这人长得真好看,就是太痞气,这点和外貌明显的违和感竟然也让人觉得没那么突兀,真好看。

  “喂!你看啥呢?”注意到面前的男孩竟然开始用那双细长的眼睛观察自己,柴策觉得微微有点脸热,但是那也就是微微一点,半秒之后柴策恢复了正常的心理状态,继续调戏道:“喂!我好看吧?看傻了?嗯?”

  “嗯……柴、柴策,你很好看。”这次男孩一板一眼的话让柴策彻底把脸热成了小火炉,这个男孩说自己好看,不是嫌恶、不是调笑,还真让他这个比小男孩大三岁的大男孩觉得难为情起来了。但是还没等柴策好好吸收自己的情绪,男孩儿紧接着一句话让他所有的激情都被浇灭了,“尽管好看,但是嘴太碎,我讨厌你。”

  “诶卧槽!哥这小暴脾气!你小子说啥!”柴策一手拽下吊在嘴里的半截烟屁股狠狠地甩到地上,抬起脚后跟捻灭了火星,另一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男孩干干净净的小脸儿。

  男孩抬起眼睛正好对上了柴策饱含水汽的桃花眼怒气冲冲地瞪向自己,男孩咬着嘴唇和那两股不友好的视线对视几秒,心里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人太好看了,不适合发脾气,最后勉为其难做了一个沉重的决定。“我说你好看,没别的了。”男孩狭长的眼睛微微挑起,似乎在说我刚刚就是没说讨厌你,爱信不信。

  柴策一手搂过男孩的肩膀“啧”了一声,“你这出爱答不理的劲儿咋这么招人喜欢呢?”

  这天是程昱东乡下亲戚去他家做客,柴策放弃了去他家蹭一宿的打算,而且认识这人一年来男孩性格越来越冷了,整天猫在课本和各种稀奇古怪的课外书里,柴策本来是打算随随便便上个技校的,可是认识半年后人家说嫌弃他没文化,得,还得为了不给小孩丢人学习去,中考之前那孩子可是放话说了,要是考不上重点以后不许找人家玩要是考上了就请他和他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朋友和同学吃饭。柴策坐在宾馆的单人床上重重的吸一口烟,他的朋友,不过是狐朋狗有罢了,当初想把这孩子介绍出去人家愣是活生生用一句“你的朋友我看不上”给堵回来了,现在也只有六子能入人家文化人的眼,说是六子“为人质朴诚实”,呸!质朴个毛,还不是年级里名声烂大街的主儿。柴策颓废的躺在床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明个去的那几个可别给他丢脸呐!

  一想到那孩子老气横秋的模样,柴策的小心脏不禁又激动起来,真是喜欢啊,怎么看怎么喜欢。就这么一会紧张一会欢喜的情绪,霍霍到天快亮了他人才隐隐约约进入梦境。

  梦里的程昱东一身束身黑西服,端着酒杯站在他身边轻轻抬起脚,用那种云淡风轻的音调在他耳边说:“柴策,你真好看。”柴策穿着同样款式的白西服嘴角微微扬起,看着面前的小孩比一年前高了,婴儿肥也渐渐消了下去,清冷的眉眼中藏着一丝隐隐的期待。就是这种不温不火的神态,柴策每次看到都觉得心里痒的不行,正准备回复一句话,结果只听见“砰”的一声,程昱东手里的酒杯豁然落地溅起他满身的葡萄酒。而面前的小孩整张脸都被杯茬子扎花,噗噗地往外喷血。

封面页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