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贞节牌坊(下)

小说: 逑花玉 作者: 古画 字数:3680

  一连好几天,官府都派人过来看门,防止有人过来闹事,虞美人这几天带着玉无心好好的玩了好久。

  “哎!那位红色的姐姐,云姐姐没来吧?你快过来帮帮我,我月信来了,贾员外那儿,你替我应付下!”

  甫一进门,虞美人便被一姑娘抓个正着儿,索性她并未识破自己的身份。看了下四周,虞美人乖巧地点头算作答应了,毕竟女人月信可是很痛苦的,记得小妹初潮时,自己虽然帮她做足了功课,可那几天,她的心情很烦躁,压抑不住就可劲儿欺负他,好在也就那几天,不然虞美人非得哭死不可。

  虞美人往一桌堆满美味佳肴的地儿走去,就见油光满面,猥琐至极的贾员外深陷“温柔乡”而不自拔。美人环坐在他的身侧,争相给他灌酒,惹得他乐呵呵的往姑娘们腰包里直塞钱。见此,虞美人笑了笑,云楼里的姑娘个个猴精儿似的,她们只管捞钱,对于这种猥琐又有钱的肥客,姑娘们一般都集体行动,灌倒了找间卧房一丢就完事了,没谁愿意服侍的。

  看着一群美人争相投怀,很容易令人心猿意马,以为是艳遇之福,钱花了,却捞不着任何好处,这是云楼姑娘们惯用伎俩,她们服侍的人选都是长得不磕掺,自己又刚好瞧得上的翩翩公子,比如像的玉无心那样的,绝对抢手!这样一来,虞美人可得好生拦着,毕竟赚了人家那么多钱,怎么好意思放着人不管,好在玉无心是个随遇而安的人,眼下见虞美人忙,所以在房间里弹琴,特别好打发!

  眼尖的,贾员外看了眼虞美人,忽的眼前一亮,“呵呀”一声,道“:这位姑娘戴面纱干嘛呀!来来来,将面纱摘下来,给爷好好瞧瞧!”

  闻言,虞美人心中一惊,忙看向四周求救,他来这完全是凑数的。好在姑娘们都懂,莺歌燕语的糊弄着贾员外,可男人目光始终未离去,不一探究竟,决不罢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贾员外得寸进尺,猪手一抬欲挑起那一角红纱时,虞美人反手便是一巴掌,力道之大,声音之响,如彻云霄。只见那贾员外登时懵了,昏过去前呼道“:我操!是男人!”

  被揭穿了身份,虞美人脸色白了又白,一姑娘壮着胆一把撤下他的面纱一看,惊道“:虞,虞……虞美人!怎么会是你!”

  此番动静,自是惊动了隐身多日的娄云。虞美人抬头时,正对上娄云意味绵长的目光。她道“:你还能不能做个正常的男人了?云楼可不用男倌。”

  娄云吩咐人将伤员送去卧房,姑娘们也都散了场。毫不怜惜地将虞美人拉扯上二楼,娄云佯装怒道“:真怀疑你是来砸场子的。”又看了一眼他的装着,道“:我竟不知道你还能这么骚,呵呵!”

  虞美人道“:我觉得还可以!”

  娄云皮笑肉不笑,憋了半晌,道“:还不去洗洗,穿回去,你这个样子,我真是瞎了眼了!”

  没等虞美人回答,云妹竟从房门中出来,娄云看见了她浮夸的妆容,高耸的发髻和衣着,顿时呆了……

  云妹看见娄云也呆了,她忙转身道“:姐姐好呀!姐姐,妹妹告辞了!”

  “你给我站住!”

  ……

  “说吧!你最近搞什么鬼?”

  回了云妹房中,三人在案桌旁落座,姐妹俩一左一右,虞美人夹在中间,着实坐立不安。

  都是不好惹的人,和一下稀泥,以便于接下来能够死的痛快!这样想着,虞美人嘴上也没闲着,他道“:那个,云姐姐,其实我……”

  娄云打断道“:你闭嘴,让她说!”

  说完,两道视线齐刷刷地看向云妹,而她此刻已换去原先的妆扮,还换了身素净的衣袍,脸上是不施粉黛的通透。只见,她看向娄云,那是她的姐姐,是她最信任的人,而那个红衣傍身,与她拥有同样容颜的娄云也在看着她。

  半晌,云妹道“:姐,你想不想有个孩子在身边?娃娃咿呀学语的模样很可爱的,我们可以一起将他抚养长大,我还想听他喊我一声‘娘’呢!”

  这样一说,虞美人越听越不对劲儿,娄云一语道破道“:你怀孕了?”

  闻言,虞美人难以置信地看向云妹。

  虽然娄云极力隐忍,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焦躁,可看得出来,她还是接受不了云妹怀孕一事。

  正因为是双生姐妹,云妹知道了姐姐的不开心,她忙道“:姐,这是我自己的事,别管我,好吗?让我将他生下来,好吗?”

  “简直是胡闹!”娄云一拍桌案,道“:孩子以后问起父亲来,你怎么答,死了还是被抛弃了?你让他情何以堪?被人嘲笑一辈子的娼妓之子吗?”

  闻言,云妹脸色泛白,怒道“:那又怎样!眼睁睁看着孩子死吗?我做不到!”

  “那就由我来做。”娄云平静地道。

  “什么!你说什么?这是我的孩子!你凭什么打掉他!”

  眼见着云妹失控,虞美人连忙将她扶住。

  未理会云妹的歇斯底里,娄云冲外面的人喊道“:端碗药来!”

  闻言,云妹愣了下,随即浑身无力般瘫坐着。不用娄云说明是什么药,都心知肚明的,这种药可谓是云楼常备之物。虞美人低头看去,云妹低声啜泣,这使得他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他……

  不一会儿,一仆人端来一碗发黑且味道冲鼻的药来。也是感到房内不寻常的气氛,送完药,仆人连忙退了出去,生怕晚一步会被逼着给人灌药。

  姐妹俩目光都落在那碗决定腹中孩子命运的药上,未曾移开。

  娄云道“:喝!”

  云妹一扭头,干脆不看了。

  娄云又道“:你喝不喝?”

  眼见着娄云忍耐到了极致,云妹对此又充耳不闻,虞美人叹了口气,将药碗缓缓端起来,而被他这一举动吓到了,云妹忙道“:你敢灌我试试,我跟你没……,你干嘛!”

  出其不意,虞美人将药灌入了自己口中。

  娄云“……”

  云妹“……你!”

  两人愣愣地看着他将一整碗药喝得连渣滓都不剩。

  “真好喝!”虞美人违心道“:云姐姐,容我说句话,孩子是无辜的,你考虑的这些,毕竟不是儿戏,我相信云妹也考虑过,既然她想清楚了,这孩子就留下来吧。楼内还有这些药吗?你敢煮来,我便敢喝,喝完为止。”

  半晌,娄云才对虞美人道“:你想得倒美!”看向云妹,娄云无奈一笑道“:看来,你是铁了心了,也罢,被虞美人这么一闹,我也不想玩了。”

  看着娄云扬长而去,云妹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随即她端起药碗来嗅了嗅,愣愣地道“:这是安胎药!我前些日子喝过的。”

  虞美人“……”

  云妹道“:都怪我大意,哼!还不是被姐姐气的!难道她早知道的,来考验我?”

  闻言,虞美人一言难尽地道:“那个……我会不会有事?”

  闻言,云妹抚去眼角泪迹,道“:这些都是滋补之物,男人喝了顶多就是肝火旺点,没你什么事。”

  虞美人“……我是男的!”

  云妹用一种“别闹了”的眼光看他,道“:那又怎样?”

  “你,你你你简直是对我身为男人的尊严的践踏!”

  “哈哈,得了吧!”

  ……

  两人又打趣了会儿,云妹忽然正色道“:虞美人,谢谢你,真的。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真是堕胎药,你怎么办?”

  虞美人看着她,愣了下,慢条斯理地道“:我不想看你俩为难,就算是再糟糕的药,为了朋友,我也会喝的。”

  “虞美人,从小到大,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云妹道“:你救了我的孩子,不如你就帮我给孩子取个字吧,可不能像你‘美人’字那样,要正经的字。”

  闻言,虞美人撇嘴,道“:‘美人’这字是我爹取的,我也很无奈啊!”

  云妹道“:这不正应了那句‘自古虞氏出美人’嘛!你快想想,该取什么好!”

  只见,虞美人低眉沉思,半晌,才道“:不如取字‘厌姬’,如何?”

  “娄厌姬!唉?你这是什么意思?”云妹皱眉道。

  若说是胡乱想的,可看虞美人刚才那认真的模样,云妹一时拿不准,但这字也太有敌意了吧!——‘厌姬’?讨厌谁呀?

  就在云妹不明所以的目光下,虞美人道“:此‘厌姬’非彼‘厌姬’,‘厌’与‘彦’谐音,而这‘彦’不正是你和云姐姐的字辈吗?若直接取用‘彦’,太明显了,而‘厌’我取用的是反义‘喜’字,可若唤‘喜姬’则不顺口,所以我思来想去,觉得就唤字‘厌姬’了。”

  闻言,云妹笑道“:你挺用心的,将来我给孩子解释字的由来,得废不少口舌呢!不过我挺喜欢的,就叫‘厌姬’吧!”

  虞美人叹息一声,道“:只可惜喝不到孩子的满月酒了,雪儿的眼睛拖不得了,云姐姐那儿,你多交涉,尽量让她接受这个孩子。”

  云妹皱眉道:“这么多年了,有办法根治吗?”

  虞美人道:“我听人说,神医青枫君医术了得,我想去试试。”

  云妹道:“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

  闻言他笑了笑道:“我这些年存够了好多钱,可以的,等治好了雪儿,我再回来。”

  “说话算数!”

  “一定。”

  气氛突然沉默起来,虞美人是真的不敢和云妹单独待在一起,因为以前脸皮厚,年幼无知撩拨了她,现在真的是太尴尬了,云妹也意识到了,她道:“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我累了,想休息。”

  “嗯,我去看看雪儿。”

  ……

  虞美人的妹妹叫虞亦雪,是个瞎子,所以她们房间在最偏僻的一间,虞美人靠近,正听闻里面琴声朗朗,他推门进来,正好收尾,还感叹余音绕梁之际,虞美人见弹琴之人正是玉无心,他俩几时混熟的?

  虞亦雪开了口道:“我听闻楼里面姐妹们说玉先生精通琴技,特地把他请了来,哥哥你来晚了,听不到这绝弦之曲。”

  虞美人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你开心就好。”

  玉无心收了玉琴看向他道:“忙完了?”

  “嗯。”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玉无心道。虞美人见他好像不太待见自己,也没有做留,况且这是虞亦雪的闺房,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多待呢?

  玉无心走后,虞亦雪拉着虞美人道:“哥哥,今晚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

  虞美人看着虞亦雪碧眸中潋滟的泪花道:“眼睛又痛了?”

  “不是,玉先生说他是来捉精怪的,他总觉得这几天云楼会不太平。”虞亦雪软糯糯的道。她脸色不太好,虞美人想到这些天陪着玉无心都没有好好陪着虞亦雪,心里愧疚,当即留下来陪她,她可是他的心头肉,虞美人赚这么多钱都是为了治好她的眼睛,他坚信自己可以做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